毞踩庈佸鵙葬楷票珨蠶侕薰恞

湍宒補孲儂

2018-05-27

﹛﹛帤懂ㄛ控儔蔚粒□儹艙鷟奡輮岡皆擰暋諮繒紮繉婕迣腑鯜紫議聒戰刵倜曾麜擂ㄛ孮傖眈壽わ珛彶隙酗ぶ玿离睿ぢ囷陬謙﹝蝜剒⑴崝樓婬巠講芘溫﹝肮奀ㄛ控儔庈跪⑹淉葬珩婓忯燴陬謙擄摩⑹腔煦票①錶ㄛ蔚跦擂祥肮華萸聆呾陬謙楷桯寞耀奻癹ㄛ勤陬謙徹呁⑹郖輛俴熬講揭燴ㄛ甜秪華秶皊妗囥窏唗淕笥﹝森俋ㄛ蔚籵徹4砐渠囥樓Ч勤珋衄陬謙腔潼奪﹝珨岆樓辦芢輛僕砅赻俴陬潼奪迵督昢す怢ㄛ帤懂褫籵徹涴跺す怢腔杅擂ㄛ硌絳わ珛磁燴芘溫﹜堍峎覃僅﹜珋部挐脤脹﹝

﹛﹛繼2010年與香港管弦樂團合作呈現音樂會後,日本音樂大師久石讓再次造訪香港,與港樂攜手帶來《久石讓音樂會》。音樂會早前一公佈詳情便激起撲飛熱潮,樂團為了抵制黃牛,加場後限購演出票之餘更實施「實名制入場」,可謂是少見的大陣仗。由昨日開始至明日,《久石讓音樂會》正式在香港文化中心登場,而日前,久石讓出席傳媒見面會,幽默地談起自己的創作、與香港的緣分,以及與動畫大師宮崎駿「痛並快樂荂v的合作關係。久石讓一開始就表達了自己對香港及維港的喜愛,認為香港激發了其創作的慾望,而能在香港演奏可謂是完成了自己的夢想,「非常幸福!」這次來香港,四場演出將呈現久石讓三首管弦樂作品。其中一首《TheEastLandSymphony》,首兩個樂章創作於2011年日本311大地震時,悲涼異常,後來又陸續完成了第三、四、五個樂章,成為現在長約45分鐘的作品。久石讓形容該作品為自己最難的一個作品,而這一次是該作品第一次被帶到日本以外演出,並由香港女高音鄺勵齡擔任獨唱。另外的《青春》鋼琴及弦樂版則包括了大家耳熟能詳的幾首電影配樂,均為久石讓為日本著名導演北野武執導電影所作的音樂,包括《菊次郎的夏天》、《壞孩子的天空》和《花火》。音樂會下半場的重頭戲則是於2016年重新編曲的《天空之城》交響組曲,久石讓更將親自演奏鋼琴。說起這種將電影音樂與現場樂團演奏相結合的表演形式,久石讓認為這是一個十分現代的推廣音樂的方式。「很多人對樂團的印象就是古典樂,好像如果你沒有相關的知識就難以享受。演奏電影音樂則可以吸引其他的觀眾進來音樂會。」而談起音樂,久石讓沉靜地說:「音樂就是我的生命。」他形容作曲其實是人生中最痛苦的事,但創作出好作品時的喜悅又會大大蓋過創作時的痛苦。「就如同人生,有悲傷也有喜悅。」難得大師來香港,大家又怎能忍得住不問他與「老拍檔」宮崎駿的合作關係?「我與宮崎駿不是拍檔,」久石讓笑蚖﹛A「純粹是他來找我做作品我就做了,而已。」他更打趣地說自己與宮崎駿其實並不是很friend,「我們甚至沒私底下吃過飯,見面只是談工作。......和宮崎駿合作太艱辛了,就像奧林匹克,四年一次就好了,因為每次的合作都要絞盡腦汁,用盡全力去達成......」文:草草黎子珍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日前表示,憲法修正案表明,中國共產黨是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緊密連在一起的,而基本法源自憲法,有關「結束一黨專政」的說法,跟基本法及憲法新修訂內容有抵觸,日後想參選立法會者要考慮。有關說法引起本港社會的關注。反對派長期抗拒「一國」,拒絕擁護憲法和尊重中國共產黨的領導,譚耀宗一針見血地觸及他們的要害,他們抹黑譚耀宗的意見是「打壓言論自由」、摧毀「一國兩制」,並揚言不會停止呼叫「結束一黨專政」的口號。有反對派中人更質疑,過去有人高喊「結束一黨專政」、「打倒執政黨」口號都能夠參選,為何現在不能?過去由於有關制度並未有建立及嚴格執行,讓一些公然挑戰國家憲法的人,可以通過選舉成為立法會議員。但是,憲法修正案第一條加入的「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意味茼b香港惡意辱罵中國共產黨,反對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反對共產黨領導的中央人民政府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就是違憲行為,必須受到有力反對和遏制。立法會作為香港建制架構的重要組成部分,接受、尊重、維護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國家的憲制規定,是成為立法會議員的基本前提和核心要求,任何人鼓吹「結束一黨專政」,就是抵觸國家憲法,不尊重國家的憲制秩序,當然無資格參選立法會,這與言論自由無關。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在今年「兩會」香港代表團討論時指出:「香港社會有些人長期以來否定國家主體實行的基本制度和政策,攻擊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實質上就是在動搖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憲制基礎,就是在反對『一國兩制』、破壞香港長治久安,就是在損害730多萬香港同胞的福祉和更美好明天。」此段話啟示香港各界,參政者要遵守憲法精神,遵守憲法精神就要尊重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就要尊重共產黨領導的中央政府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儘管有反對派揚言不會停止呼叫「結束一黨專政」的口號,但前日候任議員宣誓就職之後,反對派議員在見記者前,梁耀忠突然建議齊喊「反對一黨專政」,一眾反對派議員面面相覷不敢出聲,這說明多數反對派人士也明白,過去喊違憲口號,現在還想喊,就要想清清楚了。修憲增加「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的內容,是依法治國理政的重大舉措,也是確保「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不走樣、不變形的憲制保障。香港社會應增強對中國共產黨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認同,對任何誣衊、反對和企圖推翻中國共產黨領導地位的言行都要零容忍。文:梁偉詩(本欄由本地知名評論人聞一浩與梁偉詩輪流執筆,帶來關於舞台的熱辣酷評。)古希臘戲劇,泛指大致繁榮於西元前6世紀末至西元前4世紀初之間的古希臘戲劇。當時古希臘的政治和軍事中心雅典城,也就是古希臘戲劇的中心,它的悲劇和喜劇屬世界最早出現的戲劇形式之一。古希臘的劇場形式和戲劇作品,對世界戲劇和文化發展產生深遠影響,無遠弗屆。單就近十年香港上演過的《焚城令》、《安蒂崗妮》、《安提戈涅》、《禁葬-安蒂岡妮》、《安妮與聶政》、《普羅米修斯之縛》、《被縛的普羅米修斯》、《伊迪帕斯王》、《伊底帕斯TheOedipusProject》、《樓蘭女》等來說,雖然出自不同文化背景的藝術家和創作人之手,都在不同程度改編、取材於古希臘戲劇的文化資源,再創造自己的故事。2018香港藝術節壓軸發表的《祈願女之歌》,恰恰改編自古希臘悲劇中第二古老的作品《乞援女》(TheSuppliantWomen,創作於公元前463年)。蘇格蘭著名編劇大衛葛利格(DavidGreig)與導演拉文格雷(RaminGray),重新組構古希臘悲劇中悲天憫人的戲劇形式、內容與文化特質,製作出相當嶄新的跨越時空、即興創作的當代劇場表演形式。《乞援女》出自古希臘悲劇三大劇作家之一的埃斯庫羅斯(Aeschylus)之手,為三聯劇《達納俄姐妹》的第一部(按:第二部《埃及人》、第三部《達納俄姐妹》已佚,僅餘殘章斷簡),講述達納俄斯五十名女兒抗拒逼婚,堅決逃離埃及,走投無路逃到希臘Argos。《祈願女之歌》把故事拆解為兩部分,上半場為女兒們逃亡經過,她們以歌隊形式出場,唱出向天神宙斯的許願。原來祈願女是從前宙斯所愛女子的後人,為了逃避表親逼婚被迫流亡。由於後有追兵,無人敢收留她們,使得女兒們與收容者都陷入兩難。於是,女兒們極力爭取進城逃難,並且說服帕斯高國王讓全民投票決議方案。這些敘事、議論成份極重的內容,皆由劇中三闕祈禱歌、頌歌和祝福阿歌斯城的讚歌組成,由女兒們的歌聲傳達給觀眾。《祈願女之歌》的女兒們,均由導演團隊在世界巡演過程中,於巡演城市當地招募,再配合部分專業演員及樂手,成就舞台上的一切。形象上,女兒們和逼婚的表兄們,均沒有明確的時空和文化符碼,形象刻意不統一,女兒們均穿蚋眾瑼熔{代便服鞋履,逼婚的表兄們分別有黑衣、戴上近視眼鏡及西裝等種種造型出現。原著的女兒們由於膚色黝黑,一直被喻作利比亞人、埃及人、印度人及衣索比亞人等「邊緣人」。《祈願女之歌》乾脆讓不同種族、膚色的女演員擔綱演出女兒們,這固然是當地招募演員的結果,同時使得女兒們看似聯合國雜牌軍,「邊緣人」意味更重,借古喻今。女兒們各自手持樹枝和白布條出場,象徵蚖鬘M隊的出列,既有難民請求救援的現代涵義,也是驕傲地落難,荼蘼紅過都變枯枝。《祈願女之歌》下半場進入「逼婚」的關鍵情節。父親達納俄斯遠遠看見埃及船隻前來「搶親」,情急游說城民准許女兒們進城。另一方面,「搶親」的兒子們亦兵臨城下,要衝入神殿。這時候,城民終於願意支持祈願女的自由意志,讓她們入城,爭取婚姻自主。相比之下,上下半場雖然都是群戲,上半場傾向較傳統的說唱形式,下半場卻更接近當代流行音樂劇的明快節奏。尤其兒子們的隊伍加入舞台後,女兒們的排陣站位亦有更多的變化。至於女兒們與守城官民的辯論,配合仿古希臘樂器奧羅斯直笛(aulos)奏出的原創音樂,夾雜聖樂與流行樂;既保留了古希臘戲劇中,將辯論融入說唱的傳統,新穎又古典,遊走於神聖與流行娛樂之間。此外,原著中女兒們的服裝低調奢華但全是黑色,儼然有茈j希臘傳統「送葬隊」的色彩,隱喻了「乞援女」的命途多舛。明顯地,《祈願女之歌》銳意發展出光明希望的「大團圓」,女兒們最後終於找到自由自主的人生。《乞援女》作為世界戲劇史上最早的女性主義和宣揚道德民主的史詩劇,在公元前四世紀已對女性與自主、人民與國界、普世道德與政治制度之間的民主思辨,自然非常難得。更令人深思的是,戲劇最終指向的都是人。《乞援女》近年受到歐洲劇場的重新注視,相信與歐洲的難民危機、人道救援問題,不無關係。現實世界的「乞援女」,究竟能否得到真正的自由,抑或只能受難蒙塵,可能才是真正無解的難題。劉斯路資深評論員中美貿易戰一觸即發,美國卻對中國的中興通訊實施制裁。台灣當局4月27日聲稱,把中興列為出口管制對象。話音一落,台灣網友炸鍋了,有人質問蔡英文,「台灣這麼配合,能獲得什麼好處嗎?」也有人直斥台當局是「美帝狗腿子」。曾參加過台美經貿談判、代表台灣「經濟部」駐紐約7年的高雄科技大學副教授林英星表示,中美貿易戰,台灣選錯了邊。據台灣媒體消息,台灣的經濟部門27日稱,「為確保台灣高科技業界的出口權益,經濟部門已將中興通訊及中興康訊2間公司,列入『戰略性高科技貨品出口管制物件』,台商出口貨品至該兩間公司前,須事先取得許可證,再向海關報運出口。」眾所周知,美國商務部以不成理由的理由,重擊中興通訊,指其違反了與美國政府達成的和解協議,7年內禁止美國企業向中興通訊出口任何技術、產品。討好美國丟台灣的臉美國總統特朗普宣稱,不怕打貿易戰,要向中國產品加徵懲罰性關稅。台灣的財政部門立即就宣佈對大陸5項鋼鐵製品進行反補貼、反傾銷的調查。島內輿論認為,這是蔡英文在中美貿易戰上向大陸「捅刀」。事實上,台灣也是特朗普加徵鋼鋁產品關稅的受害者,台灣出口到美國的鋼鋁產品比大陸還要多,蔡英文不敢抗爭,反而將矛頭指向大陸,以討好美國求得寬恕,丟盡台灣人的臉。針對美國對中國的圍堵,林英星對媒體表示,中美貿易大戰其實是一場宣傳戰,是一場討價還價的貿易對話與新常態,不會傷到中美兩國的基本經濟架構。兩隻大象在跳舞,蔡英文當局就是夾在中間的小螞蟻,以為可從中獲利,實際隨時被壓扁都不自知。林英星直指,台灣在中美貿易大戰中選錯了邊,毫無理由限制台灣科技產業的發展。今天大陸靠自己的力量,遲早也會發展起來,兩岸合作對台灣極具利多。若當大陸通訊發展出自己的系統規格時,台灣才進入大陸市場就太晚了。換言之,當大陸把台灣甩在後頭時,台灣的產品想再賣給大陸,恐怕都沒機會。這對台灣是傷害。林英星認為,大陸不論是通訊、航太、精密機械、半導體等都會自成體系,這是美國完全無法阻擋的事實。美中交手持續幾輪後,美國會慢慢調整心態,或許在心態上有所失落,但美國會意識到,有很多事情都必須跟中國打交道。林英星表示,明白中美貿易戰,只是短暫波折,當下反而是台灣加速投資大陸的好時機。可惜蔡英文當局今天「反其道而行」,未來倒楣的,卻是台灣老百姓。這樣情形不會持久,老百姓最終會反思,並做出行動。現在台灣越來越多年輕人想要去大陸工作,這些年輕人沒有政黨包袱和意識形態約束,這個趨勢很清楚。「漸進台獨」搬石砸腳事實上,台灣產業鏈與大陸分不開。大陸是台灣最大的貿易夥伴、最大的貿易順差來源地。大陸改革開放40年,台灣一直從大陸獲得巨額的貿易順差。即使民進黨當政,台灣依然從兩岸貿易得到好處。這次蔡英文當局的「雙反」調查,涉及的五類鋼鐵產品中,相當一部分是台資在大陸設廠生產的。蔡英文當局的做法企圖達到一箭雙雕的目的,既討好美國,又打擊對手國民黨的經濟基礎──台商。這種卑劣的做法,在島內不得人心。近日,蔡英文看到朝韓峰會受到世界歡迎,又說要和大陸領導人會面。她想達成兩岸領導人會面,就不要逆流而動,就應該老老實實承認「九二共識」,不要再搞「漸進台獨」的把戲,否則只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祥徹ㄛ謗爛嗣ヶㄛ絞衿嫁埶蠍呡祥善腔嫁赽※紱絮§酕溯奀ㄛ妢躓尪衄萸猷躑ㄩ滯赽饒繫苤※敃絮讀廓§ㄛ夼覂賸崋繫域ˋ祥徹ㄛ謗爛徹奴畎溫晉艙譟萲面銙匢侗肢瓷崋繫酕ˋ勤桽霜最赻撩雄忒輪掁狩м萺斯請≒眶襤鉓洷疤た纔蔇蠸昃猀珍鰱痦閩韌汙虮ヶ鉓炵纂勘魂⑹§ㄩ拸捈萇棠簪﹜峚疏簪﹜廓俖が屺珨茼整哄

﹛﹛§渴蕾祔膘祜ㄛ旃秶堤怢淉葬劃鎗蚳珛模穸諒郤督昢腔撿极域楊ㄛ柲竘睿嘆療衄沭璃腔儂壽﹜扦頗芶极﹜わ岈珛等弇摯鏍潔薯講ㄛ峈宥蝏憀廜承纖宎眝末枅訧埭睿衄こ窐腔模穸諒郤督昢ㄛ雛逋模穸諒郤嗣欴趙﹜跺俶趙剒⑴ㄛ磁薯芢輛扂弊模穸諒郤岈珛腔楛棶G飽ㄐ﹛﹛冕閨郕繭躁珝蝤畏侗虯椹觕恦唌

﹛﹛§※斕夔湍扂皿婐蕾偶鎘ˋ§※疑腔ㄛ③蠟躲扂懂﹝§汁10堎ㄛ姘侅騚桶弝舷腦膘楊埏陓洘趙膘扢ㄛ婓關綜瓮佸騇侃瞄葂牁昢笢陑ㄛ測桶蠅艘善珨弇旯詢譙酘衵腔※苤埜馱§ㄛ儕朸悼雛華婓湮泆※挐軀§ㄛ奀祥奀蚚蠍蠍腔肵秞峈絞岈佮廜所絳﹝﹛﹛濬侔腔佴少Ь嗄而譎硜姘楊埏遜衄竭嗣﹝婓控儔庈菴笢撰佸騇侃漆皆遛遾峈※苤迾§腔絳咂儂ん冼肯У蛪侃滿偌晟§﹝※汁譯钁1腦縑情啪矬譯虌伢悈縑敘睇ん佽黨絳狟ㄛ絞岈佪奿埏傺麆壒縓銨聒倓葂珅蟲鞢

﹛﹛哫換陓溼蕾楊腔笭猁砩砱睿馱釬輛桯ㄛ茠婖楊笥陓溼謎疑豗蹦遠噫﹝侐﹜湖婖陓溼哫換こ齪﹝樓Ч哫換習赫睿祜枙扢离ㄛ翋雄蔡疑陓溼嘟岈﹝

笢弊僕莉絨陔恓厙控儔5堎25桮(暮氪狾塉)輪掁疫儠藡倞佸鵙葬厙桴楷票珨蠶補窒侕薰恞滹狡萭暷橦鶲覤瞿禎籣鵌縑G埏刓挋邿ㄗ毞踩ㄘ赻蚕籀眢彸桄⑹奪燴巹埜頗翋峉銑遾紙棼挋邿ㄗ毞踩ㄘ赻蚕籀眢彸桄⑹奪燴巹埜頗都昢萵翋峉釆璉岡閥僉楠乳恐怕恟儠藡倞佸鵙葬諳偉督昢域鼠弅萵翋峉酵犕甲珓嫖毞踩庈楷桯睿蜊賂巹埜頗萵翋挋匿韗酵犕民巏鷋者儠藡倢槿擁萵擁酗眥昢˙轎皮僉楠乳恐怫儠藡倞佸鵙葬а昢域鼠弅翋挋匿韗酵犕白鑄次米儠藡倅蝏戧橠笆傱篿祩硈少匿韗酵犕戊臍餖齂儠罋暱馱最訰戙鼠侗軞冪燴﹜毞踩庈淉葬芘訧砐醴ぜ机笢陑翋挋匿韗酵犕斥葌懪儠繷鰤瘣姻蝦翅籣俵瑐屎噙な鵌僂雺匿鞢